廣東湛江警方偵破“712”特大跨境網絡賭博案 涉案資金流水380億

廣東湛江警方偵破“712”特大跨境網絡賭博案涉案資金流水380億

家庭主婦的買菜錢、老人的煙錢……在跨境賭博犯罪團夥代理“小錢能搏大回報”的忽悠下,不少人沒事兒就花個一兩元“賭一把”,給自己“畫了個餅”買了個希望,卻讓賭博犯罪團夥成員賺得“盆滿缽滿”。

日前,廣東省湛江市公安局按照公安部和廣東省公安廳的統一部署,成功偵破“712”特大跨境網絡賭博案,打深打透,打財斷血,沉重打擊整治了跨境網絡賭博犯罪,截斷巨額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向境外的通道。

截至目前,“712”特大跨境網絡賭博案二次集中收網行動和後期陸續到案的相關犯罪嫌疑人達387人,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287人,網上追逃33人,逮捕245人,已移送起訴222人,凍結查封資金資産上億元。

湛江是一個過千萬的人口大市,下轄十個縣市區,以農村人口為主。早些年大量的農村聚賭警情,經過掃黑除惡、颶風等行動後大幅減少,但線上網絡賭博卻呈增多趨勢。

2018年7月,湛江警方在處理一起打架警情時,發現犯罪嫌疑人有參與網絡賭博的情況。警方循線偵查,深挖擴線,發現了一個以湛江市雷州籍人員為首的賭博集團,在境外互聯網服務器上架設非法博彩投注平臺,大肆發展境內賭民進行私彩投注活動。

經立案偵查,警方發現該團夥涉案金額巨大、情況復雜,遂組建“712”專案組全面開展偵查工作。經進一步分析研判,專案組發現該跨境賭博集團主要以黃某、陳某婷、徐某耀等人為首,使用20余個非法博彩投注網站,在境內遙控指揮,境外管理運營,大肆發展境內賭民在網上投注。

據辦案民警介紹,該跨境賭博集團架設“總監”——“大股東”——“股東”——“總代理”——“代理”——“會員”六層金字塔形的組織架構,每個“大股東”到“會員”作為一個閉環式賭博團夥,獨立運作,分層管理,逐級招收下線。只有“會員”能夠投注,“代理”級以上為管理層,逐級約定股份佔成和提成比率。

經查,該跨境賭博集團下設3名“總監”級別成員,3名網站管理維護員、30多名做賬人員、60多名“大股東”級別成員、400多名“股東”以下級別成員,涉案人員遍布全國各地。

由于該團夥參照公彩開賭,也沒有一些賭博網站自行設置賠率的問題,吸引了眾多賭客參賭。“他們主要參照‘七星彩’‘越南時時彩’等正規博彩開獎時間和結果接收網上投注,有的開獎間隔僅為5分鐘,全天開獎高達256次,實現了賭客‘隨到隨賭’,雖然投注金額門檻特別低,但是‘以小搏大’的心理作祟,撬動了很多的‘小投入’,聚沙成塔讓賭博平臺的投注金額巨大。”辦案民警説,從立案偵查到案件第一次收網期間,該跨境賭博集團“旗下”賭博平臺每月投注總額約為8億至50億元不等。

“20多個賭博平臺,600多個主要涉案人員。”辦案民警介紹説,該團夥在發展下線時,從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同學入手,“知根知底,信任度高,抱團發展。”

為規避公安機關打擊,達到“資源共享、利益最大化”的目的,該跨境賭博集團“大股東”會從“總監”處代理多個賭博網站,同時從平行的賭博團夥穿插租用二級代理賬號,根據網站水位情況,提供不同的賭博網站給下線投注。“20多個平臺中,股東代理身份相互交錯,而且在網上均用虛擬身份,給警方偵查破案帶來一定的難度。”

不僅如此,該團夥還頻繁更換窩點。“該跨境賭博集團的‘總監’在國內遙控指揮,管理團隊在境外運營,‘總代理’以上成員大多在偏僻地段租用民房作為賭博窩點,造成民警難以落地偵查的困難,加大抓捕的難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mhpf.com/,利兹联

由于犯罪分子反偵查意識強,投注網站和用于轉賬的銀行卡經常更換。專案組民警堅持不懈,緊緊咬住兩條主線不放松,利兹联調取了3億條數據進行全面、細致的分析排查,剝繭抽絲,從而掌握該跨境賭博集團的組織架構,涉案人員身份、角色、涉案金額和作案規律。

在全面掌握該跨境賭博集團組織架構、涉案人員身份、角色地位、涉案金額、作案規律等關鍵證據之後,湛江市公安局專案組作出周密詳細的抓捕、審訊、看守等行動計劃。

由于該跨境賭博集團“總監”黃某在境外開設了一個賭場,其經常在境外活動,偶然才回國,且停留時間只有一兩天。為此,專案組對其進行了大量的分析,掌握其回國的規律。

在公安部、廣東省公安廳的統一指揮下,湛江市公安局組織了兩次集中統一抓捕行動,全市公安機關共出動警力2000多人,分赴各地,先後將包括該案主要嫌疑人陳某婷、徐某耀在內的涉案人員387人抓獲歸案。“總監”黃某也在行動當天被抓捕歸案,減輕了境外追逃的壓力。

同時,專案組民警還對4000多個涉案銀行賬戶實行“一鍵”凍結,在不到兩小時內成功凍結4038個銀行賬戶,凍結涉案資金上億元。超額完成了行動預期目標,在“打財斷血”工作中發揮了巨大作用,為偵破該特大跨境網絡賭博案畫上圓滿的句號。

然而,涉嫌參與賭博、組織賭博,卻給家人帶來難以承受之重。許多人都是從參與賭博開始,逐步變成代理、股東的。

今年29歲的鄧某,已經是小學一年級女兒眼中“不聽話”的人。他半年內以做小生意為名借了十幾萬元用于賭博,也作為代理為一些賭客下注,已經被檢察機關以開設賭場罪逮捕。雖然已經取保候審,但是不能外出務工,還天天有人上門追債。已經60歲的父親,不得不務農打工養活家庭,妻子也只好外出打工幫忙還債。

同樣因為參與和組織賭博的“代理”王某,除了欠下一屁股債外,王某取保候審後丟了工作,只能靠打散工為生,原本恩愛的兩口子,現在動不動就吵架。

涉案人一句“追悔莫及”,背後是家人的經濟重擔。這個教訓,不可謂不深刻。(記者 鄧新建 董凡超 鄧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