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兹联队历史50大球员

1992年坎通纳成为利兹所最需要的动力来源,但仅留下了短暂的回忆后便被卖去了梦剧场,霍华德威尔金森因为这事常常被人骂个狗血淋头。没有人会觉得这样的一个小龙套日后会成为世界级的偶像球员,爵爷可能也没这么想过。“我不记得他有什么拥趸。”戈登斯特拉坎在92年冠军赛季如是说。但是坎通纳还是有闪光的时候。这个把兰波的诗挂在嘴上的特立独行的人并没有像《Last of the Summer Wine》的威尔科警官那样(和球队)搅在一起,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威尔金森说:“埃里克喜欢去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就滚蛋了,我们都希望这样。”

布里奇斯应该出现在这个榜单上,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处子赛季攻进的21个进球,还因为他在饱受伤病困扰期间所展现出来的决毅。他以创记录的500万镑转会而来,在对阵南安普敦时上演帽子戏法:他本来有机会成为俱乐部历史上最好的前锋之一,但是脑膜炎,严重受伤的双腿以及无数失败的复原毁了这一切。布里奇斯说:“我会想,‘我都tmd做错了什么事情上帝要这样对我?!’,但我不会因此而自寻短见,我想还有人比我更糟的。”当他一月份身穿卡莱尔联队球衣在埃兰路进球的时候,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从未想过手刃旧主。

大卫哈维不在这个榜单上?!为什么?我只是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能胜任的门将,相比之下,斯普拉克拥有奇迹般的时刻,尽管有过不少低级失误,利兹联以及因为对唐列维的财政政策说三道四而被俱乐部扫地出门的不光彩记录。如果你觉得(评选标准)平庸要优于辉煌的话,你可以把哈维放在这里。

再来看看那些进球纪录,作为一个连续三场比赛上演帽子戏法的杰出球员,詹宁斯是俱乐部最早的一批苏格兰英雄之一,他超越了畏畏缩缩的麦克尼文,和布莱姆纳一起成为了俱乐部神一般的存在。

一个非常可靠的后卫,还能胜任中场位置,一个天生的乐天派,格雷从未让利兹失望,在转会去诺丁汉森林队并获得欧洲冠军杯之前,他一直保持着慢性子的本色。阿兰克拉克在1981年把格雷重新带回到利兹,后者也为利兹出场了超过400场比赛。

这个金发威尔士人是另一个版本的米克贝茨,英国最优秀的中场球员之一。约拉斯对俱乐部的贡献不仅仅包括在1974赛季为球队上场28次帮助球队获得冠军,还包括了在1975赛季把后列维时代的利兹带进了欧洲冠军杯的决赛。

1970年,列维看中了乔丹的潜力并花了一万五千镑把他带到了利兹。在一场预备队比赛中他和自己的门牙吻别,加上天生怪异的笑容使得他看起来有点像杰克尼科尔森(囧)。乔丹最好的一季也只是进了12个球,但是他的存在远比他的进球更重要,而他越过奔宁山转会去了梦剧场之后,人们愈加想念他。

伍德盖特本来有机会成为利兹历史上最好的后卫之一,如果他没有参与到2000年初那场臭名昭著的殴打亚裔少年Sarfraz Najeib的事丅件中。在此之前,他的生活充满了承诺和希望,之后因为法律诉讼而变得越来越残。为了荣誉他决定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并不顾维纳布尔斯的意愿而要求将自己挂牌出售:这是崩溃的开始。我曾经去过西班牙去看他代表皇马的首场比赛,他打进了一个乌龙球还被罚下场;赛后他用西班牙语和英语接受了采访,哦,他已经长大了。

有些球员从没有在球迷心目中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华莱士就是其中之一。但是他对热刺的全场唯一进球而使球队拿到了1992年夺冠征途中至关重要的三分。

在很久以前,人们对忠诚有着不同的理解。爱德华兹和俱乐部的绵绵情意一直持续了三十五年。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边前卫,不幸的是,他是球员时代风光无限当上球队经理马上渣化的那一类人的鼻祖。爱德华兹在一次果酱工厂的事故中与世长辞,在他的生命中,没戴过钻石耳环,没开过法拉利,连一个纹身都没有。

我第一次去现场看比赛是联盟杯半决赛对巴塞罗那。老实说我那时候才6岁而且不怎么喜欢足球,但从我老爸的碎碎念当中听到了两个名字,一个是特雷弗切里,另一个好像是叫什么什么克鲁伊夫的。切里在左后卫和中卫位置上游刃有余,也可以安排去打中场。由于一些私人原因,我对切里最深的印象,不是在对巴萨比赛中成功地冻结了克鲁伊夫,而是在1977年祖宗杯第五轮对曼城最后时刻的进球。

绿茵场上的黑色特快列车!WE2000仅次于肥罗的射门力量190精度18的bug!40码范围内远射之王!小角度射门之王!乔治格拉汉姆去死!哈黑蜜YMPK…

约翰内森是继格里弗朗西斯之后第二位为利兹披挂上阵的黑人球员,也是祖宗杯决赛比赛中第一位上场的黑人球员。在60年代,他是和乔治贝斯特相抗衡的天才球员之一。1995年约翰内森逝世,在他的墓碑上有这么一句话:“I am a black ocean leaping and wide.”

高平在俱乐部的杰出表现赢定了铁人的称号,成为了二战前英格兰足坛的最伟大球员之一。他铲球准确凶狠,不像现在那些娇生惯养的伪娘们(囧…)。高平不仅在利兹、阿森纳以及英格兰国家队很好的履行了一名优秀中卫的职责,同是他还是一位战斗在北非战场上的英军军士长。

尽管在那起恶劣无比的殴打亚裔青年事丅件中被判无罪,但是拒缴俱乐部罚款的行径连同之前的斑斑劣迹使得鲍耶饱受口诛笔伐并因此臭名远扬。在球场上,他足以胜任中场任何位置,拥有一个大心脏,不错的终结能力,还是一个滑铲癖患者。可惜,在风光无限的2000年之后,他什么都不是。

虽然步点奇怪得像中了蛊毒一般,而且反应迟钝,但是不可否认,查普曼就是一超级进球机器,大无畏精神的伟大写照。他是利兹升级以及最终夺冠的超级英雄。正是因为他和他伟大的队友们的存在,才阻止了“坎通纳是92年夺冠的关键人物”这样悲剧的事情被写进俱乐部队史。

斯特拉坎说他觉得多里戈的比赛太轻松了,多里戈的头发永远都是整整齐齐的,他的脸上永远不会有一个灰尘,他很努力但却又仿佛没有用尽全力的时候。多里戈和斯特兰,他们就是利兹最强大的双翼,和Sugar Ray Leonard的左右组合拳一样很好很强大(注:Sugar Ray Leonard,80年代中量级拳坛传奇人物)

80年代,俱乐部因为降级而混乱不堪,只有谢里登,一位被誉为托尼库雷离开以后最才华横溢的中场球员,和汤米赖特,斯科特塞拉斯等少数正派球员在努力打拼着,守候着那尚未来临但终究会出现的光明。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是1996赛季的开赛日,我从广播中听到了那一则足以让全世界崩溃的斯皮德以三百五十万镑转会去埃弗顿的爆炸性消息。最可恨的是BBC那个纱布迈克英格汉姆竟然还说他不值这个价钱。一个从长发飘飘的刷分型边锋到一个勤勤恳恳的扫荡型中场,一座见证英超历史的活化石,斯皮德至少值七百万镑!

无穷无尽的宣传会让普通球迷们知道格雷、吉尔斯、布莱姆纳的光辉事迹,但是万能先生马德雷是一个低调却又无法抹杀的伟大存在。马德雷能胜任除守门员之外任何位置,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他那没有任何规划方向的足球生涯,他是一位为俱乐部效力超过700场比赛的绝对忠臣。

拉德贝是既艾迪格雷之后最可爱的人。早年曾在南非的索韦托遭枪击差点丧命最终顽强的活了下来,但在俱乐部一开始被罪人霍华德威尔金森拿去打右边锋。威尔金森下课之后,拉德贝被安排在中卫位置上,从此如鱼得水。热情灿烂的笑容是拉德贝的招牌,他并没有走上约翰内森郁郁寡欢悲剧般的老路,他是利兹的生命源泉

TC(库珀名字的缩写)从一开始的边锋转型成为一个攻击型左边后卫,他是埃兰路传说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列维时代击败阿森纳夺得1968年联赛杯冠军的功臣,而且他打破了当时的普遍审美观开始穿上了白色球鞋,他的白色球鞋和他的球技在左路闪耀着,这是多么美好的存在啊…

悲剧人物,1998年射失点球,巴蒂便和索斯盖特,皮尔斯一起被钉在了英格兰点球不胜的耻辱柱上。实际上巴蒂是一个被很多人低估的优秀球员,他也是利兹球迷非常非常喜爱的一个球员。

在埃兰路没几个守门员日子过得舒坦的。以曾经的创纪录转会费而来的马丁相对好一点。

俱乐部史上最佳右后卫。曾以成功冻结乔治贝斯特而声名大噪。又一个为俱乐部出场超过700场的神人。

也许琼斯并不是这份榜单中最出色最全面的人,但是他能够入选,是为了表达对他那永不疲倦的对足球的追逐态度以及默默地付出一切让俱乐部登上最顶峰,的崇高的敬意。他的队友阿兰克拉克对他的评价非常高:“很多时候皮球快要滚出界外且很明显的追不到了,绝大数人都会停下脚步,只有琼斯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拼,就算追不到也是这样的拼。只可惜我们没办法在国家队一同效力,要不然我们就是全欧洲最恐怖的组合了。”

一些小心眼的粉丝如果看到球员离开利兹之后纱布了就会很满意,这部分的球员以科维尔、鲍耶、史密斯为杰出代表;但维杜卡可不是这样。因为国籍的关系维杜卡会被人描述成一个脑满肠肥胸部发达大摇大摆的澳洲人可实际上他以前是,也许现在还是个天才。他是个多产射手,在埃兰路的一个明媚的下午四次攻破了利物浦的大门:要知道当时利兹锋线上还囤积着史密斯、罗比基恩、科维尔、布里奇斯、福勒等等优秀前锋,而维杜卡,正是这些人当中最好的一个。仅仅首发了162次便头顶脚踢搞到了72个进球,这样的功绩足以抹杀之后发生的任何事情了。

也许我们的心里还在滴血,但,请忘记那该死的通胀年代吧,忘记那闹剧一般的逃离吧,忘记在利物浦的种种不如意吧,来,我们来怀念一下那个曾几何时光芒万丈的科维尔吧。他是一个优雅轻灵的控球大师,他的进球同样让人瞠目结舌:例如对阵谢周三的外脚背弹射,例如对维拉的35码外远射,还有在海布里那靓到爆的凌空抽射。在那该死的阴沉的乔治格拉汉姆时代之后,假如利兹很不幸地落后,科维尔就会像飘然而至的天使,摆平一切一切。

如果我完全出于个人喜好的话,库雷可以在这份榜单里排第一位。他是我最喜欢的球员,能过人能射门,擅长香蕉球,而他的庆祝方式也是与众不同:一屁股坐在皮球上面,然后弯下腰来开始向狂欢的人群抛出飞吻。只可惜,当1976年来到俱乐部之后,俱乐部正在经受着从欧洲最佳俱乐部之一到几乎被人遗忘的杂碎球会的痛苦剧变。要不然,他在英格兰国家队的出场次数,应该是七十次而不是可怜巴巴的十七次。

又一位为俱乐部出场超过700场的神话人物,被誉为利兹后防线上的磐石,并且赢得了第一个英格兰最佳球员奖的殊荣。凯文基冈对他的评价非常高:“人们很多时候都会无视他,并没有发现他的左脚很多时候能够踢出美妙的弧线:他是个伟大的球员。”

毫无疑问,在90年代初麦卡利斯特就是整个利兹俱乐部当中技巧属性最强的中场球员。斯特拉坎回忆说,刚开始那会,麦卡利斯特经常对队友发脾气,因为他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其他队友会踢得那么糟糕(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最怕猪一样的队友)。麦卡利斯特价值一百万的转会是过去三十年中最超值的一笔买卖,他和斯特拉坎,斯皮德和巴蒂组成了俱乐部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中场。利兹联

当柯林斯从埃弗顿转会而来的时候,他已经31岁了,但是他依然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在1962年赛季的最后一个比赛日,他率领球队艰难的保级成功,而仅仅过了三年,他所带领的球队仅仅因为净胜球的劣势而跟英甲冠军擦肩而过。然而,在博览会杯对阵都灵的比赛中遭遇大腿骨折的严重伤病,最后在他的腿上植入了一根长钉,这也宣告了柯林斯的足球生涯无奈地提前终结了。

他也许不是球场上最有天分的球员,但是他是列维时代的辉煌的主要缔造者之一而且神奇的是,在列维发现他之前,他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矿工。1962年利兹差点降级那会,列维扬言要卖了他,比尔香克利和马特巴斯比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好像狗熊闻到了蜂蜜的气味那样兴奋。最终,查尔顿还是留下来了,和亨特一起成为了利兹球门前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他们两个人一共为俱乐部出场了超过1500场比赛,同时,在1967年,查尔顿被足球记者们评为年度最佳球员;俱乐部历史上只有4个人获此殊荣,其他三人分别是柯林斯,布莱姆纳和斯特拉坎。

埃迪给人最大的印象是,脖子粗短到几乎和肩膀等宽…他是列维时代的核心球员之一,所有后卫的噩梦。伤病毁了他本来有可能被称为传奇的职业生涯。列维曾经说过,如果不是伤病原因,埃迪格雷的名字将会比乔治贝斯特更响亮。可怜的埃迪在16岁那年预备队的比赛中大腿肌肉撕裂,从此一直心有余悸而无法将他所有的能力发挥出来。不幸中的万幸,在接近2丅0年的职业生涯中埃迪还是为俱乐部出场了接近600场比赛,而且表现都是那么的出色。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曼联从埃兰路偷走了坎通纳,我们也从梦剧场搞来了当时平庸无比的斯特拉坎,呜呼,传说中的淮南为橘淮北为枳么?

斯特拉坎在1988年被爵爷扫地出门。他在代表新东家的首场比赛对阵朴茨茅斯便获得了当场比赛的MVP,在他的带领下,球队获得了1990年英乙联赛冠军,在1992年获得了最后一个英甲冠军,当时他已经34岁了,同样也是球队当仁不让的核心。他以俱乐部传奇人物布莱姆纳作为标杆来改造自己,从而获得了球迷们深深的喜爱。

吉尔斯在巴斯比爵士执掌下的曼联队中并不受待见,于是他接受了列维的邀请。他在斯特拉坎之前已经完美演绎了什么是树挪死人挪活。他和布莱姆纳一起刮起了列维时代的白色旋风,缔造了俱乐部最拉风的年代。

俱乐部史上最强的前锋之一,最好的进攻终结者之一,364次出场便打进了151球就是最好的证据。克拉克拒绝了巴斯比爵士的邀请以创当时纪录的165000镑从莱切斯特转会而来,并且用一个无比珍贵的进球为俱乐部夺得了队史唯一一座祖宗杯。

洛利默尔保持着俱乐部两项纪录:俱乐部总进球纪录:238球;最年轻的球员上场纪录:15岁零289天。他在为球队效力了17年后离开了俱乐部,而在40岁高龄重新回到了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当他40岁的时候,变老了变胖了变慢了,但他依然是队内最聪明的球员。

查尔斯比洛利默尔更传奇,他甚至从意大利黑手党手中救下了队友奥马尔斯沃里(阿根廷人,1961年欧洲足球先生)

查尔斯年少成名,在俱乐部的第一个赛季就攻入26个球。第二赛季,他创了俱乐部的进球记录,成了英格兰足球联赛的最佳射手。1956年,在查尔斯的努力下,俱乐部终于从乙级队升为甲级队。 在甲级联赛的第一个赛季,查尔斯就以38粒入球高居射手榜之首。他身材高大,体型魁梧,盘球熟练,只要球在他的脚下,对方就很难抢断;而且性情温和,头脑冷静,从而赢得了“温柔巨人”的优雅绰号。

2001年,查尔斯被授予爵士称号。2004年因心脏病去世之后,埃兰路球场的西看台被命名为查尔斯看台,以纪丅念这位为球队作出杰出贡献的功勋人物。

作为列维时代的中场发动机,布莱姆纳是一位伟大的球员和一位极具号召力的队长。他经历了乙级联赛的艰难岁月直至后来的欧洲冠军杯决赛。布莱姆纳带领球队获得了两次联赛冠军、一次足总杯赛冠军、一次联赛杯冠军和两次欧洲博览会杯赛(联盟杯的前身)冠军。布莱姆纳曾经因为身材过于矮小而遭到阿森纳和切尔西的拒绝,但是他用对胜利的渴望和出众的脚下技术弥补了身体素质的不足。列维最终发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的价值。不过他的火暴脾气多次导致了他与球队高层以及其他球员的冲突。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在1974年在温布利举行的慈善盾杯比赛中,布莱姆纳在场上殴打对方的凯文基冈。最后,裁判直接将布莱姆纳红牌罚下。 1985年10月,布莱姆纳重返埃兰路球场,成为球队的主教练。附加赛重赛以及足总杯半决赛成为他教练生涯的顶峰。为了纪丅念这位伟大的球员,俱乐部在他曾经取得无数辉煌和成就的埃兰路球场外树立了一座塑像,供球迷们瞻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mhpf.com/,利兹联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